Loading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Represented artists

Loading
Works (56)
Loading
Biography

傑里米‧埃弗雷特

科羅拉多州,美國, 1979

現生活工作於紐約和巴黎

風化的表面像粗糙得不能反射的鏡子; 被油彩玷污的絲綢輕盈地浮動; 結晶體下隱藏著幾乎被錯過的文字本源—這些都不過是藝術家傑里米‧埃弗雷特(Jeremy Everett;1979年出生於美國; 現居紐約和巴黎) 的短暫卻充滿情感的詩意傳譯。 他的作品像殘缺的句子, 優美的序曲,衝擊探問一個我們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由景觀建築改投藝術創作的埃弗雷特, 在多倫多大學完成藝術碩士學位。 在科羅拉多州土生土長的埃弗雷特,成長環境充滿了原生態空間, 經常與孕育脈動的赤裸大地接觸。 受大地藝術大師羅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和邁克爾•海澤(Michael Heizer)影響, 他的作品微妙地從程序和創作演變為從直覺出發,作品從未完滿創作至完成, 其意義只存在於美與凋零的轉換之間。

不完整或未記錄的景觀是埃弗雷特創作手法的核心。 作為他創作實踐最原始的起點,需要的是真切體驗的過程,而不是儀式性的主觀觀察。 埃弗雷特的作品是直接的, 並在其解構本質上拒絕任何超越原始的形式。 面向作品的一面呈現脆弱不穩定的進化狀態, 同時需求觀者的誠實與開放。 比如站在Film Still (2013) 前面,反射的表面首先讓觀者代入被環境壓迫的角色, 隨即又被它驅使而打破世俗的眼光, 從作為環境中的犧牲品轉向主動發問: 「你還能看到什麼?」; 探索和拆解中, 埃弗雷特創造了新的景觀, 引導你探索更多未知可能性,勾起觀者對自己和身邊環境的審視。 埃弗雷特為了重朔它而解剖作品 。

埃弗雷特的作品超越對個人的影響, 作品帶領觀者以面對面方式進入一個既科學性但可無拘無束地捨棄的創作過程。當構思一件作品時, 他關注的是實踐體驗而不是清晰預見的「成果」。結局從未完整呈現; 它既不是目的也不是被尋求的對象。 比如埃弗雷特的Film Still系列運用了攝影的曝光和暗室洗相技巧, 但卻沒有使用照相機本身。 攝影作為載體從機械束縛中被解放,核心手法被巧妙地運用在抽象繪畫上。 埃弗雷特解開了密碼, 違抗了格林伯格[1] 並推翻了現有藝術形成的局限。 另一例子是埃弗雷特的Decay Drawings:text, 作品被他埋葬在某處的土地裡, 又重新挖掘出來。 除了眼前呈現污跡斑斑的實物, 背後的創作過程也類近表演,甚至形而上學的概念主義,他的作品既像來自這個世界,又像從上一個來的。

埃弗雷特的作品,像殘缺的句子般,是原始而充滿諷刺幽默的。 受到塞繆爾•貝克特(Samuel Beckett) [2] 在文字方面的影響 , 埃弗雷特的創作是被擊中與特質的一個標誌,他從不害羞插入純粹機智的苦澀。 拿Death Valley Vacuum (2010)來說, 他提出吸走美國西部死亡谷的砂質土地。 觀眾可以在4:49分種數碼彩色合劑沖印的短片裡看到埃弗雷特艱苦地進行無邊無際的收集沙粒的工作。 工作中充滿了徒勞、 希望、 和激烈的歡鬧;他並不放棄任務和決心, 作為觀眾你知道他的工作永遠也不會完成, 就像弗拉基米爾和埃斯特拉貢將繼續「等待果陀 」[3] 一樣。 但是你還是繼續看下去, 為埃弗雷特的執著而著迷; 或許這不是我們的世界, 而是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 也或許結果並不那麼重要。 你眼前的工作注定是個失敗, 而你隻是前來目睹失敗中的美。

埃弗雷特的作品是催眠的、超然的、 令人不安的, 同時彌漫著一種迷人的特質。 它微妙而直接, 從不引導你觀賞的角度而是放任你的思維去尋找豐富多變的可能性;它扭曲卻清澈, 跨越了混亂與衰敗, 規則與美之間的界限, 是缺陷中的完美。 在觀看作品時,它似是半完成,半存在, 讓你感到自己的渺少,卸下盔甲讓你認清自已,面對你脆弱的內心。

傑里米‧埃弗雷特(Jeremy Everett) 是位新晉年輕藝術家, 曾在紐約、 巴黎舉行個展, 並在摩納哥、 柏林、香港和洛杉磯參加多次不同群展。 他最知名的作品在芝加哥現代藝術博物館中展出, 由費頓制作目錄。 杰傑米•埃弗雷特的作品已被藝術評論家廣泛支持,並在L’OFFICIEL DE L’ART、繆斯雜誌、紐約時報、史密森尼雜誌、Flash Review、現代畫家與ArtReview等出版物中刊登。

[1] Clement Greenberg, ‘Modernist Painting’, In J. O’Brian (Ed.) Clement Greenberg: The Collected Essays and Criticis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3), p. 85-93

[2] Caroline Berner, ‘傑里米‧埃弗雷特訪談’, Intermission Magazine, Fall 2012

[3] 塞繆爾•貝克特, (1953), 等待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