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中

馬凌畫廊藝術家

下載中
作品 (50)
下載中
個人簡介

洛朗‧格拉索

法國, 1972

相機緩緩掃視法國總統凌人的官邸“愛麗舍宮”;弗拉芒風格的油畫描繪一群騎士凝神注視著眼前的日蝕;霓虹燈同時闡述藝術史和外星生命-這些都是洛朗・格拉索概念性創作的元素,深入科學、歷史、神話和超自然現象,從而在真實與不可思議的邊緣編織饒富研究的敘述。格拉索的作品穿梭於多個時空和地域之間,在知識論的層面試驗我們的知性。

格拉索特別醉心於電影:脫俗的序列將今生的畫面延伸至我們的閱歷範圍之外。早期作品“日蝕”(2006)以壯美的日落映襯日蝕;像真如科學紀錄片,半奇蹟的景象既引人入勝亦令人惴惴不安。藝術家在假奇蹟、猜臆與適當懷疑的邊緣構建一場對話,操控當中的視覺元素[1]。延伸至其個別的電影意義之外,日蝕這個主題亦滲入其他媒介,例如呈現月球與其他天體重疊的霓虹作品,又或源用了弗拉芒或意大利式技巧、在舊時代的場境呈現異乎尋常的畫面的“研究過去”系列。

格拉索的作品蘊藏了深切的研究。以早期作品“幽靈電台”(2013)爲例,他採訪香港電影工作者的靈異經歷,再以35毫米攝錄機從低空拍攝香港,以電影人的敘述作爲影片的旁白。爲了近期的個展《黑色太陽》,格拉索花了兩年時間深入研究史前繩文文明和虛舟事件等日本史上的超自然現象。位於巴黎的永久裝置作品“太陽風”則邀來法國國家太空研究中心和光學工程師合作,詩意地傳譯磁暴的光流數據。

每組作品皆展演了空間和建築的微妙意識,玻璃造的獨立隔音房間“消聲館”(2012)便是最佳明證。在展覽空間的語境裡,2012-13年個展《烏拉尼堡》善用了巴黎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及蒙特利爾當代美術館的展演場景,彰顯一種驚喜盎然的氛圍,而於東京愛馬仕企業基金會舉行的個展《黑色太陽》則以木板映襯日式絲絹屏風和倫佐・皮亞諾設計的開放式展覽空間。

總括而言,格拉索引導觀者遊走於質疑與發現、奇蹟與現實、知識與信念之間,將其概念性藝術的技法發揮至極緻。每幅作品以至展覽皆對研究和分析處理賦予縝密的視覺闡釋。如此一來,格拉索在展演的過程中爲我們的認知思潮開啟門扉。

格拉索曾於羅馬美第奇別墅法國學院(Villa Medicis)及紐約ISCP駐留;2008及2015年分別被授予極具聲望的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及杜尚獎。他於瑞士穆滕茨巴塞爾鄉村半川美術館(Kunsthaus Baselland, Basel and Bass Museum)的個展廣獲好評,其巴黎棕櫚之戲博物館(Jeu de Paume)的個展《烏拉尼堡》更被移師至加拿大蒙特利爾當代藝術館展出。格拉索積極創作,將於美國麻省當代藝術博物館(MASS MoCA)和法國梅斯龐畢度中心(Pompidou-Metz)舉行展覽。此外,格拉索的作品廣範刊載於各種出版物,包括Taschen《現在建築!》(Architecture Now!),亦獲法國龐畢度中心、日本森美術館及韓國三星Leeum美術館等館藏羅致。

[1]洛朗・格拉索,“日蝕”(2006),麻省理工學院李斯特視覺藝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