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Represented artists

Loading
Works (40)
Loading
Biography

關尚智

香港, 1980

關尚智早年曾在一篇關於自己的介紹中細數了他的種種失敗。比如求學的失敗:「2004年及2007年報讀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碩士課程失敗」;比如與商業對抗的失敗:「200811日,他決定三年內不再出售自己的所有作品。不過,在20091015日,他在其個人展覽不要緊。再嘗試。再失敗期間,違背了自己的誓約並將其宣言拍賣售出」。簡介的最後還寫道:「他的作品沒有在世界各地廣泛展出,他也沒有參加過任何國際性的重要展覽。」對於一個「職業藝術家」,這簡直就是徹底的「失敗」,偏偏關尚智卻既能自嘲也自鳴得意地把這些劣績寫在簡歷上,表達的正是他對主流價值觀的蔑視。這種態度及其所必須的警覺自省和批判精神,在關尚智的藝術中無處不在。

關尚智的藝術家生涯始於2002年,那是他大學時代的第一個個展,卻號稱是一個回顧展。這個充滿滑稽的模仿和對現實嘲諷的展覽,已經清晰地預示了他其後藝術發展的方向:極具幽默、批判性並緊扣現實。這個回顧展和同年在香港多個地點「舉行」的「關尚智香港巡回展」,完整地呈現了關尚智作品的內在邏輯,即一種情境主義的日常生活革命。關尚智用遊戲和嘲弄顛覆那些悄悄規範我們的制度和成見。舉辦回顧展、巡回展被社會默認為成功藝術家的標誌,這個初出茅廬的藝術學生則以一個輕巧的玩笑消解這種不無愚昧的定義。

《跟阿智一起做······製作往生袋》(2009)是一部電視教學節目錄像,主持人(藝術家)在平常的廚房環境里,配合輕鬆的表情和歡快的背景音樂,教大家如何用最簡單的材料和快捷的方式製作一個自殺工具。完成之後還不忘給一個小貼士:塑膠袋的靜電會引起頭髮直立,愛美人士要整理好髮型再使用哦。其姊妹作品《跟關太一起做······製作胡椒噴劑》(2012)同樣是一個教人從從容容、完全合乎邏輯地自制一種殺傷性武器的電視節目。顯而易見的部分是關尚智一貫的幽默感、「異軌」(détournement)策略——嚴肅的滑稽模仿,和對大眾媒體的嘲弄,但隱蔽在背後的是魯爾·瓦納格姆(Raoul Vaneigem)所謂的「幸福的謝世方法」,以及他所推崇的一種如巴黎公社革命者般的個體價值觀。

關尚智的另一件影像作品《計劃AZ去了結我的生命》(2009)同樣涉及自殺的主題,但其目的絕非製作一部「自殺者指南」,恰恰相反,其背後的觀念是:反對厭世的自殺,反對光耀他人的放棄。就如瓦納格姆在《日常生活的革命》(The Revolution Of Everyday Life)中激情澎湃地寫道:「一個滿懷激情構建起來的生活不能再被毀壞;而且將它徹底地毀滅,要比看著它被肢解更令人快樂;寧願完全消失在興高采烈的火焰中,也不能退讓一步而致使全線崩潰。」生命不足惜的時候,權力就失去意義,這種不抗爭的抗爭,無為而為,其實已經超越了單純抗議的階段,通過對日常瑣事的極度著迷,把日常生活從消耗它毀滅它的東西解放出來。這可謂是關尚智作品中的核心觀念。

在錄像《一百萬(人民幣)》(2013)中,藝術家的雙手數著幾張鈔票,通過剪接和回放,這幾張鈔票在錄像中沒完沒了,一直到如作品題目所示鈔票數到總值一百萬時才完結。因為一部錄像作品內容沒有通過當地有關部門的審查,關尚智臨時改變方案,創作了錄像作品《黑(暗夜)》(2013)中,畫面持續一片漆黑,保證觀眾在作品中什麼都看不見。這裡體現了一種超邏輯的方式,即正題反做。在金錢至上的消費社會里數一百萬,在審核制度嚴苛的背景下極度配合;將批判的對象推向極限,使其失去效用。

《水馬(茅台水,1999)》(2013)馬上讓人聯想到「佔領華爾街」行動中的口號:我們是99%We are the 99%)。再明顯不過,作品是對現存社會結構的嘲諷——在兩個1.7米高的路障水馬里注滿比例懸殊的茅台和水,藝術家同時邀請觀眾推到這面「牆」。另一件作品《無題(白色)》(2013)是一疊無字白紙,尺寸剛好是89 x 64 cm,高度正好是關尚智自己的身高175.5cm。觀眾可以從最上層自行取走白紙,次日,它又會回復原來的高度,就像一座永遠不會被消磨掉的紀念碑。這幾件作品中的影射不言而喻,但最重要的還不是藝術家如何運用符號,如何暗度陳倉,而是提出這些便捷的、非中心的、隨時隨地的觀念練習,一種無時無刻都可以進行的日常生活的革命。

20149月,作為Para Site(香港最為歷史悠久的獨立藝術空間)搬遷前的最後一個展覽,關尚智舉行了為期一周的個展《21世紀不死當代藝術小團體》。期間關尚智24小時駐紮現場,白天睡覺,夜間進行一些列的秘密活動,包括開放工作室、放映和討論會。以「活死人」的方式過活,遵循一套嚴格的生活和飲食規範:顛倒作息、晝伏夜出、完全戒吃固體食物、禁煙禁酒。整個展覽只有一件具有物質形態的作品,就是一小瓶藝術家的鮮血。關尚智把一個在資本主義經濟環境中謀生的藝術家,其生存和生產方式誇張的濃縮在一周內,竟然與僵屍有驚人的相似。攝取極其有限的物質能量,在夜間悄無聲息地行動意圖感染他人,奉獻出鮮血以合法延續身份繼續生存。

關尚智一直居住在香港,這個屬於他的城市正值多事之秋,其政治、社會及文化狀況都正在經歷劇變及反思,充滿了令人憂慮的未知次數。2016年於香港六廠基金會的雙人展中,關尚智便提供了他對香港一種陳述。作品《香港》(2012),把一張香港地圖折成一個地球儀,一個獨佔世界無限擴張的香港,自大而孤獨。另一件作品《香港人》(2016),關尚智在淘寶上向自稱是「中國官方機關徽章生產商」的店家定制了他修改後的黨員徽章,把黨徽標誌和「共產黨員」四個字分別改稱紫荊花和「香港人」,整個定制過程毫無障礙,身份的確認和修改就如任何一樁款到即可出貨的買賣。展覽現場的地面上鋪滿了一整片金紅的「香港人」徽章,但同時也有一些「共產黨員」徽章混入其中,毫不隱晦地指向香港社會的潛在構成。觀眾行進至此時,可以繞開,可以踩踏通過,可以取走,一切自便。

本文由原作者編輯自《日常生活的革命》,原文刊登於《HUGO BOSS 亞洲藝術大獎——中國新銳藝術家2013》畫冊,由上海外灘美術館主編,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關尚智榮獲當屆HUGO BOSS亞洲藝術大獎。

關尚智 (生於1980年,香港)曾在香港六廠基金會(2016)、德國卡爾斯魯厄媒體藝術中心(2015)、伊斯坦堡Borusan當代藝術博物館(2015)、香港Para Site藝術空間(2015, 2014)、荷蘭鹿特丹Witte de With當代藝術中心(2014)、維也納藝術館(2014)、上海外灘美術館(2013),和廣島市現代美術館等舉行展覽。關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擁有藝術系文學士學位,並在2000年被獲稱為香港藝術新秀之首」。2002年,《關尚智香港巡回展》分別在香港10個大型展覽場地舉行,同年香港藝術中心為他舉行《關尚智回顧展》。關亦是香港本地藝術團體「香港藝術搜索頻道」(HKADC)、「政藝小組」(hkPARTg),和「活代廳」的創辦成員。在2009年,關獲亞洲文化協會頒予美國Starr基金會獎學金,並獲邀前往紐約參與國際藝術家駐留項目。2012年,關獲西九文化區委任及在2013年獲得首屇「Hugo Boss 亞洲藝術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