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中

馬凌畫廊藝術家

下載中
作品 (32)
下載中
個人簡介

孫遜

阜新,遼寧,中國, 1980

現居北京

現在與過去的歷史,無法調和的沖突和緊張局勢,手工制作圖像按順序閃動—-這些都是孫遜融合了美術與動畫之界限的藝術特征。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畢業的孫遜曾在著名的母校執教,直到2006年創始了自己個人的動畫工作室π。他的作品主要涉及把各種色粉,木刻和傳統墨汁等材料制作的圖像整理為影片, 並在特設情景下放映。孫遜的藝術作為回憶的戲劇,充斥著破碎的片段和熟悉與非現實圖像的不和諧並列,揭示著政治真相無爭議的表面。

孫遜1980年生於中國東北的小城阜新。盡管大部分國家都在鄧小平的經濟改革下進行痛楚的重塑,孫遜成長的老礦區還基本維持著他出生時狀況:大喇叭廣播宣傳語,工人們穿著統一制服,標語贊揚著初生卻未健全的「新中國」[1]。如此殘缺並疏離的史實性,為孫遜在視覺技藝中彌漫的至關重要的敘述埋下了種子。它也決定了他作品中最急切的問題:中國要記住哪段歷史,又在哪段歷史中生存?

從孫遜的早期習作,到近期的作品,多個主角重復的出現在他的編年史中。比如吸取以人類為主哺乳動物血液為生的蚊子,是「昆蟲考古學」(2005)的主角,並在「安魂曲」(2007)等作品中多次出現。他敘事中最無可爭議的中心人物,卻是被孫遜稱為「唯一合法撒謊者[2]」的魔術師。從「謊言」(2006)到「魔術師的派對」(2008)和「主義之外」(2010),魔術師衣裝華麗的黑暗身影反復出現,代表著人性中寧願向虛假妥協的一面。

重要的是,以上提到的兩個角色在2008年翰墨美術館的錄像情景展覽作品「新中國[3]」中同時出現。如標題暗示,作品引用孫遜幾年前收到的傳教書籍,以及國家計劃自身改造的努力。在展覽正中,屏幕的上空,一個中國地理版圖的形狀上「歷史」二字用黑色書寫,兩邊分別掛著標語「謊言」和「鬧劇」。淩駕在上空的魔術師側影宣告著騙局,一邊一只巨大蚊子的毒針插在中國版圖的輪廓裏,顯然正在飽餐。

孫遜構建了一個關於祖國表面下隱藏與腐敗的寓言。他表達著他的同胞們接受欺騙並允許當權者對他們努力成果的非法吸食。他同時探問著他的國家將如何被別的國家看待。當這一頁被翻過,終究內在和外在的哪段歷史會被接受並推崇?這些問題也不斷通過他作品的其他角色重新審視:「 21克」(2010)裏陰暗的烏鴉,「未定義的革命」(2012)中悲慘的貓頭鷹,「一場革命中還未來得及定義的行為」(2011)中一個徘徊在動物主義邊緣的孤獨知識分子。孫遜始終在尋找,但他並不提供答案。最大的挑戰是帶著質疑不斷發問,而不是被動接受。孫遜的作品是精美呈現的另類歷史,在它們自己註入的恐懼,煽動的困惑和投射出的黑暗好奇心下迸發成長。

 

孫遜被廣泛認為是中國新一代最有才華的藝術家之一。他在2010年分別獲得中國當代藝術獎的最佳年輕藝術家獎,臺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的新潮賞,以及意大利CitivellaRanieri基金會的藝術獎學金。孫遜曾多次在世界各地舉辦個展,最顯著的包括翰墨博物館(洛杉磯),繪圖中心(紐約),巴塞爾鄉村半州美術館(巴塞爾),A4當代藝術中心(成都),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和路易威登中山旗艦(臺北)。他也曾在加入許多知名聯展,包括Skissernas博物館(隆德),時代美術館(廣州),Jordan Shnitzer活動影像博物館(紐約),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伯爾尼美術館(伯爾尼)和國立臺灣美術館(臺北)。此外,他的錄像作品已被廣泛展出於包括德國,奧地利,瑞典,韓國,巴西和伊朗等各地的電影節上。

 

[1]“孫遜” Mathieu Borysevicz, 2008年7月至10月;http://hammer.ucla.edu/exhibitions/detail/exhibition_id/80

[2]“孫遜:藝術本來就沒有標準”ArtWorld采訪, 孫遜, 中國當代藝術獎, 2010, p. 267

[3]一位美國傳教士寫於1914年的書,後通過朋友傳到孫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