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傑里米・埃弗雷特|“弗洛伊”

[03.02.16 - 12.03.16]

畫布上層次分明的分子顏料;閃爍的影像序列呈現美國某公路,濃醇的牛奶從一輛翻倒的貨車溢出;屬於一個表演雕塑的金屬碎片垂懸於半空。這些皆是新晉藝術家傑里米・埃弗雷特(生於1979年)新作的元素,作為他在馬凌畫廊的個展“弗洛伊”的一部分,探索美、偶然和脆弱性之間的詩意。

畫廊入口的牆壁掛著從煙霧色素染料系列“Untitled”萃取的精選作品,其畫布微妙地泛著淡粉紅至淺灰的色調。它們是反映埃弗雷特對畫作和其製作過程的關注的最佳明證:通過點燃的泵,擴散出來的氣體使煙霧色素染料附在畫布之上。畫作因而巧妙地捕捉了布料褶皺的紋理、勾勒隱藏的支撐框架,吐露一種惹人浮想聯翩的敏感性和脆弱感,同時傳達抽象色調的懸念。

遊走於展覽空間,呈現在觀者眼前的是一系列涵蓋攝影和雕塑的新作,將作品延伸至畫作以外之餘並不把觀者局限於確切的媒介分類。以“Untitled(lightbox exposure)”為例,在聚脂薄膜上塗抹感光乳劑,再把作品放在黑房曝光,從而形成色調和輕微磨損。光線滲入微小的裂縫,將這幅假畫或照片昇華至雕塑的物質領域。由石膏和木材製成的另一小型畫作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奶油般的物質凝固成立體波浪,賦予作品畫以外的雕塑感。

觀者接著步近垂懸的金屬碎片-儘管它的重量和存在,細膩的展示還是表現了一種脆弱感,合理地呼應在展覽空間盡頭放映的雙頻道錄像作品“Floy”(2015)。錄像所示為一輛工業用貨車傾倒於美國一公路上,噴湧而出的牛奶包圍著翻側的車輛並從牆壁“流”至滿地。由直升機拍攝的過程記錄了一場既有計劃又雜亂無章的戲劇性演出,而從貨車切割出來、懸掛在展覽空間的碎片更成了將表演轉化為雕塑的點睛之處。對於這舉極具標誌意義的干預,埃弗雷特說道:“美國最偉大的豐碑就是公路;於我來說,摧毀一輛載滿牛奶的貨車是一個非常具體而必要的姿態。”

埃弗雷特的展覽勘查偶然所涉及的美學參數,即臨時性的干預如何在物質空間之内或圍繞創作傳統傳譯成視覺上的衝擊。這種衝擊的關鍵源於微妙地改寫平庸之物,而這種改寫是安靜、細膩而洽到好處的。這就是埃弗雷特別樹一幟的詩意技法:同使呈現美和脆弱性而不帶任何多此一舉的修飾。

傑里米・埃弗雷特為知名的新晉藝術家,曾在洛杉機、紐約、巴黎和香港等地舉行個展。他早前在洛杉機完成了Hooper Projects藝術家駐留計劃,並將於羅馬參與GRANPALAZZO藝術展。此外,埃弗雷特的作品亦曾於芝加哥現代美術館展出,更獲多個出版物及藝評報導,包括菲登、l’Officiel de l’Art、繆斯雜誌、紐約時報、史密森尼雜誌、Flash Art、現代畫家和ArtReview。

Venue: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 Hong Kong

Further reading

傑里米‧埃弗雷特

Related files:
新聞發佈
媒體報道

Loading
(Related News)